欢迎光临!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快递>>理论动态>> 文章
局长推荐|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学习空间?——从核心素养看学校设计
发布时间:2018-05-03 作者:本站 浏览量:1431次

当我们把未来的学习方式更多定位于一种「生产者学习」的时候,那么空间与教育技术一方面将助力于这样的「生产过程」,并显现出更为强大的支持性能量,空间与技术本身也会因带着教育意图和目的而成为学习者所生产的「产品」教育是面对未来的一个活动。那么今天我们就必须去设想对于「未来社会人才胜任力」的展望。

胜任力在英文中是Competency」,我觉得它有两个角度来翻译:对社会来讲它是胜任力;对个人来讲它是核心竞争力。

对比一下几个主要国家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对「未来核心素养」提出的一些观点:

这是2020年未来工作技能

这是2013年发布的软技能」。有人说,今天的软技能已经和专业技能同样重要,甚至超过了专业技能。

这是美国macpa发布的

这是美国国家科技院发布的21世纪核心能力

从为工业时代大批量专业化人才需要,到如今人工智能时代培养核心素养的需要,我们可以看到,70年代之前,我们学校教授知识;在70年代到90年代,我们教授的是技能;到今天,互联网和数字技术为社会带来如此大变革的时候,我们教授的,应该是学习体验

从甲骨文记事,一直到富媒体的时代,其实这里面,最重要的是「信息传播方式」「传播速度」放生了很大的改变。

我特别相信的一句话是生产力的变革是因为信息的传播方式和传播速度。

在这里面,所有这些方式方法带来的巨大变革的作用是什么?其实就是用来「记录和阅读世界」。

从甲骨文也好,从富媒体也好,只不过是让我们的记录手段变得更加丰富。

所以从多媒体的角度来讲,今天我们的孩子必须学会用多媒体的方式来记录这个世界

所以,这个时候很多人会说,知识和技能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知识和技能是互生互长的」,拥有知识可以促进技能的发展,掌握熟练的技能为获取知识提供良好的工具。

20世纪70年代之前,我们形容一个人的时候,是「知识渊博」。那么这个阶段我们的评价是放在知识的模块中。

70年代到90年代,我们评价这个人会用「能力很强」。是因为他在单位的时间内,可以处理更多的信息。

对应到我们教育发展的角度,如果把这些划分一个区间,在70年代之前,我们学校教授知识;在70年代到90年代,我们学校教授的是技能;到今天,互联网和数字技术为社会带来如此大变革的时候,我们教授的,应该是「学习体验」

所以这些也是我们对于学校的一个再思考。

那么在这里,还是那个问题,「什么是技能?」

技能是人的一种应激反应,技能的评价方式,实际上应该是从知识的准确度向熟练度在过渡。

所以在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变化。我们今天经常讲,「教学设计应该面向学生为中心」

但事实上,我们今天的「教学设计应该是面向活动」,因为只有有经验的人才知道,用什么样的活动才能够帮助学生获取什么样的技能。

这个是美国21世纪教育科学院给出的,通过解决问题、协同解决问题、数字网络学习完成相应能力的获取。

重新设想学校:我们的学校应该提供什么?

「学校的优势」在于,学校是人群的聚集地,以及不同年龄结构的人群聚集地,提供了学习氛围和专有教学场所。

学校「提供」什么?

提供结构化的学习体验:这种学习体验不像今天看到的培养方案仅仅局限于知识,它包含了社团活动、体育活动,包含了许多我们认为对学生成长的技能培养有益的学习体验。

提供整合式学习体验

提供丰富的教学互动

提供学习空间和学习氛围

培养学生的专注力:在最近,我们听到很多碎片化学习的言论。对于学生,我并不觉得这样很好。学生的学习任务就是他的主要任务,这需要专注,他需要大块的时间去完成这件事情,这个时候他才更有学习效率。

帮助学生成为专家型学习者:这个是很关键的。专家型学习者他在学习的时候可以从这个过程中获得娱乐的体验。什么是专家型学习者?他要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学习目标、学习任务、学习方法和学习场景,有很好的自控力。所以对于学校来讲,要根据不同学生的学习特点,通过学习环境的设计为他们提供支持。

帮助学生构建个人知识管理体系,以学习成果引导学生个人知识管理体系的构建:今天的信息获取变得异常容易,我们会发现保存信息的能力越来越弱。这就需要我们学校最主要的知识管理机构——图书馆,从公共图书馆向个人图书馆去转变。

提供基于核心竞争力的认证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是有它独特的「模型和特色」,这是我们必须去考虑的。

比如说,中国人多,我们的教学资源相对而言是比较稀缺的,所以我们基本上是大班教学。

这些也就导致了我们的课堂「教学改革」比较困难:

教师不具备21世纪所需要的思维框架:二十一世纪核心竞争力是一种技能,思维技能其实它是一种框架,它需要反复训练才能够习得这样的框架,而这个时候需要更高思维能力的人去指导它。其实很多时候,我们老师是不足以胜任这样的任务。这就是为什么北京很多中学招来中科院、北京大学教授级的老师来指导学生,比如北京十一学校、三十五中,可以很快打破原有的教育模式。

班级规模大,小班教学难。

教室的面积有限,设施阻碍教学方法变革。

服务人员比例低,无法给教师有效的支持。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哈佛大学,它的行政后勤人员的比例和学生比例要么是1:1,要么是1:2。也就是1个行政人员服务1到2个学生,这个时候所有的分工才能更加细化,老师才能专注于教学和教学模式的探索。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课堂改革相对而言是比较难得。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学习空间

「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教师」是学习活动的主导者。学生和教师是学习空间的使用主体,管理者是学习空间的主导者。

所有学习空间的建设都是「管理者相关」的,这就决定了很多教学改革能否很顺利的进行下去。 能否消除管理者对于空间使用的担心决定了空间的利用率。

技术环境的「稳定性、可持续性」决定教师是否使用这个技术。 学习空间的管理、维护成本的高低决定了管理者是否能够给老师提供更好的服务

「学习空间建设目标」:

促进教师的教学方法改变

促进学生进行生成性学习

空间的促进学生进行表达

空间的建设帮助教师进行行为引导和监督

空间的建设帮助教师进行形成性评价

空间的建设帮助能够使的知识评价转向能力评价

现在「空间管理所面临的问题」